咨询热线

020-82020406

ABOUT US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为了翻开5岁儿子的包皮我们全家齐上阵

作者:br88冠亚官网更新时间:2021-01-22 12:36点击次数:字号:T|T

  我嗖地坐起来,为了未来儿媳妇的幸福生活,必须尽早解决这个问题。我迅速向队友下达指令,洗澡的时候,慢慢地、柔和地、多次地、逐渐地把小二的包皮向外翻,直到露出龟头为止。

  队友向来不靠谱,这次果然也没让我失望。一个礼拜过去了,我仍然没有见到小二的龟头,队友拍拍屁股出差去了,留给我一个每晚睡觉都要哼唧“鸡鸡痒啊,鸡鸡痒啊”的小子。

  我试图用清水和药水缓解,但似乎只能起一时效,到了半夜,还是要被踹醒一两次:“妈妈!给我洗洗啊!”

  到了五月,和队友带老大去儿童医院取检查报告,小二抱着大腿死活要跟着一起。哎!你小子不提我还想不起来,你鸡鸡问题还没解决呢!来来来,同去同去。

  按照之前网络门诊的提示,我们挂了综合外科,医生给开了“包皮分离术”的单子。然后,护士拉着开开心心的儿子向一间神秘小屋走去。

  小二脱了裤子,躺床上嘻嘻乐,队友在旁边按着他的手脚。消毒后,护士笑眯眯地逗弄着小二的小鸡鸡,随口问些“几岁啦、最喜欢幼儿园哪个老师呀”的问题。

  正岁月静好、笑语盈盈时,护士话语微顿,手指拈作环状,朝着根部快速向下一撸,鸡鸡瞬间发出破布撕裂般的轻微爆破声。小二一声尖叫撕心裂肺,几欲蹦脱队友的胳膊:“疼啊!疼啊!鸡鸡疼啊!嗷嗷嗷啊啊啊疼疼疼!!!!!”

  护士神色不变,在满屋的凄厉惨呼声中指点队友:“出一点点血是正常的。你看这里,冠状沟已经粘连了,要是来得晚,只能切上一刀……”话音未落,护士再次向下用力一撸,小二的嚎叫声陡然上升十个调门,扭曲成惨叫鸡音效,声震全楼。

  治疗费80元,药膏158元。回家路上,小二用一种活泼的、歪歪扭扭的步伐蹦跳着前行,偶尔抱着姐姐的胳膊:“疼啊!我疼啊!”

  小号疼哭自不必说,上大号时候,他也在厕所里喊他爹:“爸爸快来啊!我要拉粑粑,鸡鸡疼怎么办啊?”

  这一天,小二尿尿四次、大号一次,队友全程提供陪厕服务,负责站在旁边握拳加油。

  遵照医嘱,前三天兑药水浸泡鸡鸡十到十五分钟,每天两次。后三天翻开包皮清洗并涂抹药膏。

  “包皮分离术”做完之后的第二天,小二反馈尿尿不疼了。第三天他神神秘秘地分别拉着队友、我、奶奶单独分享:“我现在尿尿,鸡鸡口张开,嗖一下就尿完,比以前快多了!”嗯,厉害厉害,佩服佩服,失敬失敬!

  剧烈哭叫后,小二脸上出现大量红点。这是第二天,已经不那么明显了。丨作者供图

  队友给娃泡完药水,试着推了推包皮,除了小二嗷地咬了他一口,啥收获也没有,那包皮仍然一动不动。

  护士不慌不忙:“没事的,如果翻不开的话,明天再来医院翻一次……有时候是粘连严重,有时候是家长胆小或者手势不对,正常,有的要翻好几次……看医嘱,一定要坚持每天翻,要不很快就粘回去了。”

  队友翻译:家长下不去手,就让护士来,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满意为止。

  这天是个大日子,进行到“翻开包皮,清洗并涂药膏”环节。全家严阵以待,根据个人能力分配任务:我负责诱捕及安抚,婆婆力气大负责摁住固定,见识过护士手法的队友负责具体执行。

  一切进行顺利,虽然小二识出了我们的诡计并剧烈反抗,仍然光着屁股玉体横陈地被摁在沙发上。

  队友的工作遇到麻烦。按照他的记忆,护士先是把小鸡鸡拨拉硬,然后嗖的一声把包皮撸向根部。问题是现在小二大哭,鸡鸡根本硬不起来。

  这个挺难的,我们需要克服客观条件困难以及伦理障碍。之前小二已经注意到鸡鸡的特殊感受,比如经常自己摸摸或者到处蹭蹭什么的,我一度很忧愁,还专门问过大夫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处理。

  我和队友一边默念这是亲儿子,一边轮流各种动手,此处省略一千字……但是,他仍然无动于衷!儿子!莫非你的某种功能也跟着丧失了吗?你才五岁啊!

  大概20分钟后,终于有了勃起迹象。我把他在怀里放平,凭借多年来的默契,各岗位人员各就各位。小二反抗、大哭,却被三座大山。

  这次动手环境很好,理论上队友执行起来应该很顺利。但是!他迅速地软了!软了!

  队友睁着纯洁的双眼看着我们娘俩,婆婆咬牙:“不行!咱只能硬来了!软就软,我来动手!”

  虽然队友不停地鼓励:“看见了!看见头头了!胜利在望了!”婆婆仍然功亏一篑。

  现在轮到心狠手辣的老母亲了。在儿子的惨嚎中,我成功地看见了他的小龟头,并根据队友的指示继续扒,细细的一圈粉红色新肉露出来了,那就是传说中的冠状沟——见到你真不容易啊!

  我吐出一口气,伴随着小二悠长的痛哭声仔细回忆医嘱划重点部分:一定要复位!严防嵌顿!

  但是包皮也是有尊严的:“你以为想让我下来就下来,让我回去就回去吗?休想!做梦!不可能!”

  任凭我反复揪、拉、推,它就是不回去!我能明显看到,这玩意就是卡在那个沟里了。

  越急越乱,小鸡鸡抹了药膏,滴溜溜滑抓不住,而这时候,小二龟头已经明显发紫肿胀。

  我飞快地吩咐:队友用药水泡鸡鸡缓解痛苦,我赶紧穿衣服,婆婆找车钥匙找口罩,以最快速度去医院。

  我穿衣服的手在颤抖,正在这时,队友高呼:“好了!我给拽出来了!复位了!”

  他激动地托着小二的鸡鸡展示给我和婆婆看,当年儿子出生的时候他都没有“下作”到做出这个动作:“看!我发现包皮卡在那里,我就慢慢那么一拽,它就出来了!”

  本人已是熟练的翻包皮工,达成连续五天打卡成就,能够在队友配合下快速完成抓娃、按住、扒包皮、清洗、涂药、拉起嵌顿并复位系列工作。

  肉眼可见,龟头从泛白浮肿逐渐恢复正常,冠状沟由粉红色新肉过渡到较深颜色。小二的嚎叫也从刚开始的哭塌一座楼变成了现在仅仅震碎两扇门,并且结束后可以自己一边提裤子一边哭哭啼啼地去领零食、蹲角落里疗伤。

  护士说,孩子包皮口狭窄,需要多翻一段时间才能不再卡顿,等将来孩子大一些,再根据情况决定要不要割包皮。

  我当场石化。熬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省下这一刀吗?要切包皮的话,到时候一并处理不就好了吗,何必现在多遭一遍罪?!

  眼看着老母亲颅内血压剧增,护士赶紧挺身而出:“包茎的处理要先分离,知道包皮长不长,才能决定是否环切。”护士还说了,现在分离可以最大程度上防止包茎引起的感染,避免包皮束缚阴茎发育,而且“一次性分离+环切”术后护理非常麻烦,恢复时间要比龟头光滑健康的孩子长得多,糟的罪也更多。

  结束了当天翻包皮的任务后,婆婆摊在沙发上问:“你说以前一家好几个小子,也不懂这事儿,后来咋整的啊?”

  好吧,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回事,但是想想医嘱最后一行字“以后洗澡时要求经常把包皮翻开清洗,讲卫生,若不坚持到位清洗,包皮会再粘连”,顿时感觉岁月悠长,任重道远。

  包茎,顾名思义就是包皮将龟头完全包裹住,使龟头不能外露。幼儿的包茎绝大多数属于生理性包茎,是自然发育过程中的一种正常现象。刚出生的孩子包皮只有一个狭窄的开口,往往包裹住整个龟头。随着年龄的增长,包皮口逐渐松弛,弹性越来越大,龟头能够露出的部分就逐渐增多。包皮逐渐开放的过程大约从3岁开始,时间有个体差异,有的早些,有的晚些。80%的孩子到8岁左右包皮都能够上翻。

  虽然生理性包茎不需要特殊治疗,但对于3岁以上包皮口仍然较紧、上翻困难的孩子,建议去一趟儿童医院的泌尿科,让专业的医护人员教宝爸宝妈们如何在家正确地给孩子徒手上翻包皮。

  之所以建议家长要去一趟医院接受专业医护人员的指导,是因为父母爱子心切,如果只看科普教程,很难“痛下杀手”,有了医护人员“斩钉截铁”的示范操作,在家才能有勇气执行下去。

  在此给出徒手翻包皮的操作步骤:患儿仰卧,消毒后,操作者手持阴茎,将包皮用力向身体侧推,使粘连处慢慢分离,上翻包皮至冠状沟处,如有包皮垢、包皮结石,及时清除并清洗消毒,最后涂上抗生素软膏,将包皮复原。

  在此过程中要注意,如果粘连严重建议还是去医院让医护人员操作。另外切记,上翻后一定要将包皮复原!如果未及时复位,使包皮口的环落在冠状沟内,循环阻塞引起水肿,以致包皮不能复位,形成嵌顿包茎就麻烦了。

  如果复原出现困难,可以在阴茎冠状沟处涂上润滑油(凡士林)。文中宝妈遇到的情况就是涂上油的阴茎特别滑,这里教家长们一个办法,就是准备一些干净的纱布,隔着纱布用手指接触包皮,就可以牢牢固定住它了。

  文中宝妈得知即使这样费劲翻包皮,日后可能还需要做包皮手术,觉得为什么不干脆等到以后“一刀切”省事,觉得自己这些努力都白费了。

  其实努力一点都没有白费。患有包茎的孩子尿液会积留在包皮囊内,并不断分解出刺激性物质,导致包皮垢或包皮结石形成,这容易引发细菌感染, 远期甚至有诱发阴茎癌的危险。定期上翻包皮并清洁,这些情况发生的概率大大降低。

  另外,如果包皮垢积存数年,那种粘连可不是简单徒手上翻可以完成的,这时候想做包皮手术“一刀切”医生也不会同意。局部炎症会影响术后切口愈合,轻则形成瘢痕,重则局部感染扩散。定期上翻包皮并清洁是术后良好愈合的保证。

  最后,定期上翻包皮并清洁,龟头和包皮无粘连,就不会阻碍阴茎和龟头的“自由生长”,到了7~8岁时,如果已经不存在包茎那最好,即使还有包茎现象,手术切除即可,也不耽误孩子阴茎的发育。

br88冠亚官网